当前位置:证券频道首页 > 上市公司 >
个股查询:
?

信邦制药孙公司月内两度被罚 朱吉满两年浮亏10亿

本文来源于长江商报 2019-10-08 11:11:06
字号:

长江商报记者 蔡嘉

旗下孙公司一纸罚单,再次让信邦制药站在镁光灯之下。

根据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披露信息,贵州恒通医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恒通医药”)9月内分别因销售劣药淡豆豉案及销售假药腰痛片案被罚,罚没款金额分别为1849.48元、6384.66元。

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,尽管两笔案件涉案金额较小,但作为上市公司信邦制药二级控股子公司,恒通医药一个月内两次被罚也给信邦制药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。

日前,信邦制药董秘陈船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,经公司初步调查,恒通医药处罚事件系生产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发生质量偏差导致,恒通医药严格按照首营审核流程向合法生产企业(供货企业)进行采购,公司已全面停止相关供应企业的采购业务。

但另一方面,近期信邦制药经营业绩承压的同时,二级市场股价也“跌跌不休”。

在2017年黑龙江首富朱吉满入主之后,去年信邦制药计提巨额商誉减值损失,致使公司当期净利润亏损近13亿元,直接吞噬过去八年业绩。而今年上半年,信邦制药净利润1.21亿元,同比再次下滑37.99%。

二级市场上,截至9月30日收盘,信邦制药报5.55元/股,近五个月时间内最高跌幅达到45%。以此粗略计算,朱吉满旗下西藏誉曦上位信邦制药控股股东以来,账面浮亏已超10亿。

二级子公司月内两次被罚

日前,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披露行政处罚案件信息公开表(第二十六期),恒通医药因销售劣药淡豆豉案,被贵州省药监局没收劣药淡豆豉5.5千克、没收违法所得834元,并处以劣药淡豆豉货值金额一倍罚款1015.48元,罚没款合计1849.48元。

这也是恒通医药9月第二次收到罚单。9月12日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行政处罚案件信息公开表(第二十五期)恒通医药因销售假药腰痛片案,被监管部门没收假腰痛片159盒及违法所得1906.26元,并处以假药腰痛片货值金额的而被罚款4478.40元,罚没共计6384.66元。

企查查显示,恒通医药成立于2002年,注册资本1050万元。其中,贵州科开医药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535.5万元,持股比例为51%,为恒通医药第一大股东。而科开医药为信邦制药控股子公司,持股比例达到99.98%。

去年年报显示,科开医药去年使用自有资金投资取得恒通医药控股权,报告期内恒通医药实现营业收入2.42亿元,净利润101.8万元,属于上市公司重要的非全资子公司。

但今年上半年,恒通医药实现营业收入1.23亿元,同比增长9.7%,净利润由盈转亏至552.3万元,上年同期为盈利473.6万元。

对此,信邦制药董秘陈船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,经公司初步调查,恒通医药处罚事件系生产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发生质量偏差导致,恒通医药严格按照首营审核流程向合法生产企业(供货企业)进行采购,事件发生后公司已全面停止相关供应企业的采购业务。今后公司将督促各子公司加强对供货企业的质量评估,规范经营,杜绝类似情况发生。 公司要求恒通医药认真回复情况及整改,将对责任人进行批评教育或处罚。恒通医药在公司的利润贡献占比不足1%,该事项不会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。公司不存在较大的风险控制问题。

巨亏13亿后上半年净利再降四成

作为黑龙江首富朱吉满旗下上市平台之一,信邦制药近期业绩表现却并不理想。

资料显示,信邦制药主营业务包括医疗服务、医药流通及医药工业等三大板块,2010年上市。

2017年5月,西藏誉曦以30.24亿元上位信邦制药第一大股东,朱吉满、白莉惠夫妇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然而,入主信邦制药次年,公司业绩大幅“变脸”。去年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信邦制药实现营业收入65.8亿,同比增长9.63%;净利润亏损12.97亿,同比减少505.97%。

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,对重组标的计提巨额商誉减值,是信邦制药上市后首次亏损的主要原因。

据了解,2016年信邦制药作价25.3亿元完成对中肽生化100%股权的收购,由此新增17.09亿元商誉。

2015年至2017年,中肽生化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.09亿元、2.65亿元、3.06亿元,扣非净利润分别为8253.06万元、1.24亿元、1.25亿元。2018年,其分别实现营收和净利2.12亿元、6031.2万元,同比分别下降30.63%、53.14%。

因此,报告期内信邦制药对其计提商誉减值金额15.37亿元,致使公司当期净利润亏损近13亿。而2010年至2017年,信邦制药净利润总额也仅为10.6亿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计提巨额商誉减值损失之后,截至去年年末,信邦制药商誉账面价值仍高达7.78亿元。如若并购子公司业绩持续不达预期,信邦制药也将继续面临商誉减值压力。

今年以来信邦制药依旧未能扭转业绩下滑的颓势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2.78亿元,同比增长0.12%;净利润1.21亿元,同比减少37.99%。

期末有息负债仍高达37.73亿元

经营业绩不及预期的同时,信邦制药营运能力压力也不小。

在2014年并购科开药业以及2016年中肽生化并表后,截至2018年末,信邦制药应收账款账面价值达到27.05亿元,较2013年末的1.51亿元增长近17倍。同期公司营业收入增速也仅为9.5倍。

应收账款持续高企,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信邦制药的现金流能力。2014年至2018年,其经营性流量净额分别为-1.99亿、2.17亿、-1.99亿、2.02亿、-2.19亿,呈现较大波动。

今年上半年,信邦制药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2.99亿元,同比增加177.77%,与上年同期相比有所好转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截至今年上半年末,信邦制药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增长至29.51亿元,较上年末增加2.46亿元,占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达到49%。

而另一方面,2016年至2018年,信邦制药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9.94%、43.47%、52.38%,近三年负债比例大幅提高;流动比率分别为 1.32、1.30、1.25,流动性不断降低。

截至今年上半年末,信邦制药资产负债率51.03%,较上年末下降1.35个百分点。其中,期末公司短期借款、长期借款、应付债券等有息负债合计为37.73亿元,较上年末的41.99亿元下降4.26亿元。

在不考虑9351万元货币资金受限的情况下,期末公司有息负债为货币资金10.1亿的3.74倍,短期债务压力仍不容小觑。

债台高筑的同时,信邦制药也背负着较高的财务费用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财务费用5775.7万元,同比增长27.2%,占公司利润总额的38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截至今年上半年末,西藏誉曦已质押所持全部公司股份。不仅如此,西藏誉曦所持全部公司股份也处于冻结状态。

二级市场上,近几个月以来信邦制药股价持续低迷。截至9月27日收盘,信邦制药报5.55元/股,近五个月时间内最高跌幅接近五成。

以此粗略计算,西藏誉曦受让信邦制药控制权时标的价格为每股8.424元,入主两年来,西藏誉曦账面浮亏超过10亿。

【作者:蔡嘉】 (编辑:文静)
关键字: 信邦制药 朱吉满
分享到:
相关阅读

编辑推荐

精彩图片

更多>>

编辑推荐

  • 宏观
  • 金融
  • 产经
  • 地产
  • 政经
  • 评论
  • 生活